四月

茶水已涼人未散.

雨天的你是初見的你 00-05

OOC預警
學弟x學長

應該…是糖…嗎…?
可能比較日常
平淡一點好
其實蠻想寫成BE

00

「上帝說你是個傻子。」

「可那個傻子喜歡你,不是嗎?」

01

沒有少年白襯衫的安靜,也不是眼底那抺不譜世事的囂張。

那只是個普通的下雨天,伴隨着因濕氣而積累在一起的煙味,悶得人煩燥。

02

多少人在咒罵着這鬼天氣——明明剛剛才曬得要死要活的,轉下眼就像倒水似的,淋得人一身狼狽。 卜凡也不例外,一米九二的大個子抱着一團東西狂奔,這畫面怎麼看怎麼好笑,更何況他還在叫囂著——

「臥槽!!!!!這東西他媽不能沾水啊啊啊啊!!!!!」

03

這可有點好笑。
這是李洋前一秒的想法。

我操。
這是他現在的想法。

在少年濕漉漉的身影壓上他時,李洋是懵的。他怎麼也沒想到那少年會突然沖過來,而且還這麼巧就撞倒在他身上。

這可氣得他半死——不是因爲倒在地上硌得他生疼,而是因爲身上這身衣服實在是貴得要命。現在沾了這麼些髒水,在李洋眼中可算是廢了。

「我——」

「學長啊啊啊啊對不起你沒事吧原諒我!!!!」

罵人的話還來不及罵出口,就被少年炮雨連轟似的打斷了。李洋看了看他,與他冷峻的外表不同,反而有點——呃...反正就是一只人型哈士奇,怪傻的,李洋如是想到。

04

「我沒事...不過你能先從我身上起來嗎?小學弟?」

——你可活重了...

「喔好對不起學長!我馬上起來!!!」

卜凡䠮的一下站了起來,剛想著把被自己拋在地上的東西撿回來,又看見倒在地上的學長,打算伸手去拉他起來,才發現手是髒濕的,趕緊往衣服上抹了抹,著實是手忙腳亂了一會。

李洋被他給逗笑了。用手擋着微微有些厚的嘴唇勾了起來,狹長的眼睛笑得眉眼彎彎,幾聲悶笑從喉嚨深處傳出來,溫柔又魅惑。

卜凡看著李洋,視線從他滑順的頭髮末稍到突起的喉結,微濕得半透的襯衫下的若隱若現,卜凡的眼睛有片刻的失了焦。

「小學…弟?不打算扶我起來嗎?」

李洋語帶笑意,歪歪頭,斜眼睨著卜凡,卻又伸手篤了篤跟前呆呆的人。

「啊?」

卜凡愣了一下,明顯的才剛回過神來。

「我說,不打算扶我起來了嗎?嗯?」

卜凡覺得李洋上揚的尾音就好似連帶著鈎子似的把他的心都勾起來了。

——真是,卜凡你這狗東西想啥呢我!

卜凡握著李洋的手,輕輕一使力,

「不不不學長,我那敢啊?這不就來了嗎?」

李洋順勢而起。

05

「嗯...我這身衣服...怕是得好好洗洗了——或者其實我也不知道這能不能洗...」

李洋淡淡皺了下眉,又抿了抿唇,修長漂亮的手指撩起衣角,空閒的另一只手則習慣性的想翻一下褲袋,卻又想起什麼似的頓一頓,然後拍了拍空空如也的口袋。

「嘖...」

——我操...忘帶煙了...

「啊?這樣啊...」

——嘶...我靠這不會是名牌吧...還是說是大四學姐的作品啊...

「要不我賠你吧...這貴不貴啊?」

——我操別說是啊!!!!我這個月的生活費只剩一百不到了啊!

「這...」

「滄茫的天涯是我的…」

李洋話才剛開了頭,一陣魔性的音樂聲就從一部舊式的諾基亞傳出給打住了。

「卧糟...喂?誰啊!」

卜凡手忙腳亂地掏出兜裏發聲的物件,接通電話後粗聲粗氣地有些惱怒,眼上卻不由自主地抬眼瞄了瞄李洋,見他笑咪咪的看着自己,莫名有點心虛地摸摸鼻子。

「凡子!我托你拿的東西呢?怎麼那麼久都還沒拿過來?」

李洋佯裝不在意的樣子,靜靜地看雨水划過透明的玻璃擋蓋然後投向地上,形成一個小水花後迅速消失。

「哎?抱歉學姐!我現在就來!」

TBC.

求紅心藍手求評論♡

评论

热度(11)